汕头市海豚湾心理咨询中心
       欢迎来到潮汕知名心理咨询品牌海豚湾的官网!
0754-88305345
服务热线 8:30-22:00
详情

情殇与母亲的关系

发表时间:2024-06-29 15:24作者:许立群

图片

图片

周日海豚湾心理沙龙结束,我把自己投入咨询室的躺椅,“终于躺到这里了,好舒服”身心瞬间发出一声喟叹。躺椅稳稳地接住疲惫的我,一如既往地发挥它抱持的功能,不管是来访者还是我,它都来者不拒,敞开柔韧稳健的怀抱。从上午七点开始到下午六点半,我做了三个小时的个案咨询,带领了三个心理沙龙,期间在正午时草草吃了个盒饭,眯了一刻钟,就这样一路冲刺下来。此刻,繁忙的周日工作拉上了帷幕,困乏袭来,上下眼皮如同上了磁,立马双向奔赴,迷迷瞪瞪中,依稀感到旁边咨询师的座位上,我的督导师坐在那里,正温和地看着我,一股暖流从心脏涌出,向整个身体输布弥漫,感觉自己像被一朵厚实的白云托着,温煦的阳光抚慰着整个身体,紧缩的细胞次第打开,吐出因紧张绷了一天的废气,渐渐的,有融融清安感渗入四肢百骸……突然,似乎有熟悉的音乐响起,我的手机铃声!一激灵,我从迷糊中醒觉,睁开双眼。不对呀,海豚湾设置规定参加活动前大家都要把手机关静音后放入储物柜,作为活动的带领者,我也是每次都谨遵规则的,难道今天忙得忘记关了?

我起身拉开储物柜拿出手机,还没来得及查看是否有静音,就被那个绿色电话符上大大的红点吸引,红点中央白色的8字直逼眼帘,打开一看,紫罗兰紫罗兰紫罗兰,紫罗兰在一个小时内连续拨打了八次电话给我!

图片

我有点担忧,紫罗兰因为情伤颓废消沉要跳楼自杀被她妈妈带来海豚湾找我,从前天到昨天,24小时内我给她做了两次危机干预,昨天上午她离开海豚湾时,与来时判若两人,已经昂首挺胸正步走,不经意间让我看到她作为模特老师的专业姿态,我们约好三天后再来继续咨询。我也知道这些天她的情绪还是不稳定,但今天这么急着找我,是又受到什么刺激了吗?

马上回电,电话那头是紫罗兰妈妈的声音,我有点意外,紫罗兰没跟母亲住在一起,昨天还说这段时间不想见到妈妈,因为每次见到,她的情绪都会变得很糟。“老师您要救救这孩子!”紫罗兰妈妈打断了我的思绪,“紫罗兰今天情绪很不好,下午哭闹了好长时间,又跑到20楼窗台,把我们吓死了。好不容易把她劝回家,刚刚睡着了。您要帮帮她!让她尽快恢复正常!她这样子不行啊,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我都快被她搞疯了!我心脏不好,血压高,他爸又不管不顾的,不行!我要晕倒了,我受不了了……”她妈妈情绪浮动起来,这架势,是把我当成她的咨询师的节奏,我赶紧把她拉回现实:

图片

“这两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事呀。她姐姐很久没有见到她,今天不是恰巧母亲节嘛,她姐就说今天我们仨要好好聚聚,拉上紫罗兰跟我们一起出去游玩购物了,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回来路上就要死要活的。”说着说着,紫罗兰妈妈开始自责:“都怨我啊,我没能从小照顾她,可是我没办法,我多辛苦啊,孩子们都不知道,她爸也不当一回事,她爸常年早出晚归,对家里不管不顾的,也不知道整天在搞些啥,我自己工作忙,没能同时照顾这么多孩子呀。当时紫罗兰两岁多,她姐也就四岁,姐姐比较懂事,容易带,我挺着个大肚子,眼看小弟弟就要出生了,家里没有人手,我只能把紫罗兰托付给我大表姐。我大表姐是个好人呐,对她那个好哟,是很少见的,但大表姐没什么文化,没有管教好她,她就一直很任性,对我充满怨恨,现在都28岁了,还总是跟我拧着干,整天到外面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被人欺负了就寻死觅活,这日子让我怎么过呀……”

紫罗兰妈妈大吐苦水,前两天重复跟我说过的内容又开始絮叨,我知道这些年她很辛苦,孩子多,生活工作等压力大,她先生对她的关爱和对家庭的责任缺乏,她承受太多,内心憋得慌,非常需要被倾听被理解,再碰到紫罗兰的这个状况,太焦灼太痛苦了。所以昨天我提议除了紫罗兰做咨询,她最好也找一位咨询师处理一下经年累积的情绪、拓展思维、调节亲子关系,但她一个劲地说“我没事,我没事,孩子好了我就好了。”现在又开始见缝插针了。

图片

精神分析学说认为,家长与孩子之间的天然角色存在很多的矛盾,而咨询师在一段咨询关系中需要保持客体的稳定性,如果咨询师既要共情孩子,又要共情家长,父母与孩子的矛盾同期进入咨询师的心理世界,从两个冲突的角度施压,那么,咨询师在给来访者——孩子做咨询时无法保持中立立场,失去关系的客体稳定性,很容易对来访者产生互补型反移情1,干扰对来访者的涵容与理解,影响咨询效果。想到这些心理咨询设置2,我瞅了个机会,打断紫罗兰妈妈的倾诉,“W女士,等紫罗兰醒来,问她需不需要晚上临时加插一次心理干预,紫罗兰想要的话,我们再联系安排。”

电话收线后,我回望咨询室那张躺椅,刚才躺在那里时,以为繁忙的周日工作结束了,此刻,我估摸着今晚它和我都需要加班,我匆忙给老公发了条信息,然后下楼随便点了份快餐,刚吃完,紫罗兰妈妈就来电确认了晚上的咨询。

图片


八点半,紫罗兰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到海豚湾。我打开门时,只见高个子的她矮了半截,仔细一看,她抠着胸,双手捂着心窝,愁眉苦脸的,两眼潮湿,长长的睫毛分几簇黏在一起,眼睛眯成两条细缝,有气没力地机械性地挪动双脚走向躺椅,刚坐下就一个劲喘气、叹气。

图片

我问她哪里不舒服,她口中飘出一声如蚊虫低鸣:“心。”

“心怎么啦?”

“被压住……压得喘不过气。”我正庆幸她能说出一个相对完整的句子,她妈妈在边上急切地插话:“老师你看,这孩子,我与她姐都说她,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折磨自己成这样,死去活来的?”

“哎呀,妈妈,不要你,你出去!!”紫罗兰突然挺坐起身子,两眼圆睁瞪视妈妈,对妈妈做了一个狠推的动作,然后,闭上眼睛整个人瘫倒到躺椅上。

这突如其来的大起大落,把我震了震,我顾不上感受自己,视线落在她妈妈身上,她妈妈身体正往边上闪躲,有点踉跄,两眼红红的,一脸的委屈。看着这两个被情绪攫住的人——两个需要安抚的“孩子”,瞬间我因自己分身乏术而有点慌。“谁是我的来访者?”我下意识地问自己,马上做出决定,我用肢体语言示意紫罗兰妈离开咨询室。紫罗兰妈转身急急往外走,顺手将房门带上——我感觉到门要合上时她的动作慢了下来,生怕关门声吵到室内的人。

现在,房间里只有紫罗兰和我,一个被躺椅抱持着,一个坐在旁边的独立沙发上。我看向躺椅中的紫罗兰,她胸口的起伏轻缓些了,呼吸声也不那么急促了。我轻轻地问:“妈妈离开了,你感觉好点吗?”

“嗯。”紫罗兰没有张口,只是从鼻腔里弱弱地放出这一字一声,在我听来,她稍平静了,愿意接受我的陪伴,我继续刚才的话题,尝试性地引导她:“我们来看一看,是什么压在心上面?”

“妈妈,”紫罗兰眉头皱起,眉间川字浮动,越来越立体,“她压坐在上面,一边冷笑一边叹气,表情是苦笑、轻视、不屑、嫌弃……哎呀,我很难受,不要这样,为什么总是这么对待我?”紫罗兰双手捂住左胸,语气变了,“妈妈生病了,是我气的……”她霍的坐了起来,双手往前抓,像要扯住什么一样,整个上身扑向前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这样,妈妈,你不要走,不要走——”紫罗兰大哭起来,眼泪鼻涕奔涌,张开口边哭边喘,然后呜咽着,双脚交错往前踹,身体摇摆晃动,过了一会儿,使劲地摇头,突然,身体不动了,双手如两条失去支撑的橡胶往下直坠,整个人瘫倒到椅子里,喘着气说:“我不想挣扎了,我,我没有力气了,我想没有感觉地睡去不要醒过来……我要死了,我想死……”

多么矛盾的内心冲突和挣扎啊!我用了好几个不同的语气词回应她快速切换的子人格,陪伴她支持她,鼓励她自由联想和发泄。

接着,紫罗兰在想象中看到妈妈还是坐在她心上,胸口起伏不定,大口大口呼呼喘着气,汗流浃背,很痛苦,在流泪。“妈妈,你不要这样,你吓坏我了,我听你的,你不要再哭呀!”紫罗兰流着泪,双手抱紧抱枕,念叨着“我听你的,我听话,听话……”声音渐渐低下去,像喃喃自语,突然又拔高“啊!你不要指责我了,妈呀——”紫罗兰喊了起来。

“妈妈说什么了?”我问。“她一脸鄙夷地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当初不听我说,我告诉你该怎么做你不做,看看你现在怎样了!’”紫罗兰双手捂住耳朵,头往下埋,痛苦地嘶喊:“不要!我不要听!这几天你说了很多次了!我听了很难受,真的很难受!我很抑郁啊!”然后,呜呜大哭起来,边哭边诉说小时候在家里,妈妈/爸爸/姐姐等人怎样地指责她嘲笑她,长大后,四任男朋友一个个离开她抛弃她……痛心疾首地蹦出一句:“没有人爱我——我不值得爱!”又捂着胸口喘气,很颓废,很衰弱。

“你觉得自己不值得爱?”

“是的,要不从小到大他们怎么一个个弃我而去?”

图片

关键点凸显,根深蒂固的“我不值得爱”是紫罗兰被抛弃情结的核心信念,这是她从儿时某些痛苦经历中归纳出来的一种错误的自我观念。有了这样的认知,在人际关系方面紫罗兰内在形成一套自动化运转模式,在她与所有人的互动中,都会有意无意地将注意力用在收集相关素材,不断地进行验证,意识上的目的是希望推翻“我不值得爱”的观念,但在潜意识层面,由于这种认知已经形成特定的情绪和行为反应,只要素材接近,就引起连锁条件反射。而对于外部素材的收集其实是有选择性的,受内在胜肽需求3的影响。这些她自己很难在意识层面察觉到,更难自我调适。就好像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镜,看到的世界都染上了镜片的颜色,只要眼镜戴着,就无法客观认知世界,形成人际关系的误区,但她却不知道自己戴着有色眼镜!

转眼间,此次咨询的时间快到了,我感觉紫罗兰今天情绪宣泄得差不多,整体状态有些虚弱,而“我不值得爱”的观念继续探索需要较长的时间,所以开始做收尾工作,待她的情绪渐趋缓和,引导她对今天探索的内容进行回顾与小结,然后,针对她当下的状态,运用“性灵咨询法”的能量调适给她做心理能量提升,看到她的脸色渐渐和缓起来,情绪也较平稳了,我们结束了这次咨询,预约下次的时间。


图片


图片

三天后,紫罗兰自己一个人来海豚湾。她消瘦了,丰腴的身材好像有点瘪气,脸色萎黄,两眼恢复了大大的黑葡萄轮廓,但是眼珠子暗哑,眼角下垂。失恋使她元气大减啊!

正在体会她今天的状态,她先开口了:“我这几天反复去了几个以前约会的地方,都没有见到他,那些地方也变得面目可憎!奇怪之前怎么觉得那些地方那么好、那么有吸引力呢?”她稍停了一下,接着说:“他了解我,人很好,我宁愿他是个坏人,痛恨自己为什么在遇到他后吓跑他,想知道他是否真的喜欢过我……觉得以后不能遇到这么好的人了。唉,他的身影整天在我脑海里晃荡,与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不断地回放、回味,每个动作,每句话,我在里面寻找蛛丝马迹,要找出他离开我的真正原因,可是,找来找去却找不到……”

图片

我一边倾听她共情她,一边发现脑海里闪现出很多张相似的画面,一个个不同脸孔的男生或女生,焦灼地穿行在酒吧、茶座、咖啡厅、公园、图书馆,东张西望,寻寻觅觅,慌张迷茫……这些年来,我接待的很多被失恋痛苦笼罩的人,他们描述的痛失所恋时的反应,如此的相似!我看着眼前的紫罗兰,这种丧失,对她这类痴迷型依恋人格者来说,是一个重创,本来就害怕被抛弃,警惕、患得患失,现在被推进脑锁无底洞里,表现出来的就是这种近乎疯狂的强迫行为和思索。我正想着要用什么方法不动声色地将她从脑锁里一点点捞出来,她说:“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他,但是醒来却忘记了梦里发生了什么,好想回到梦里,好想一直在梦里不醒来。”

她提到了梦,这正是精神分析和分析心理学的重要心理咨询方向。“好,就从这里切入。”感受到她的潜意识在推动我们往里探索,我顺水推舟,“你在梦里的情绪是怎样的?”她说好像是有些开心的,但又觉得很失落。“失落是梦里的情绪还是醒来的呢?”我引导她澄清。“醒来后吧,老师啊,我真想回到梦里!”

“嗯,我知道,在梦中你见到他了,所以会有些开心的感觉。弗洛伊德说过‘梦是愿望的实现’,这是梦的众多功能中最常见的一个功能。”紫罗兰点着头:“是吧,我确实很想继续跟他在一起,可是,醒来我却很失落,像丢了魂似的。”我回应她的感觉,然后提醒她,梦的内容,哪怕只有一个镜头,我们都可以窥见内在的心理状况,因为“梦是潜意识给意识的来信”,我们可以通过对形象思维的象征解读,从梦境大致理解自己的潜意识动态。紫罗兰听了,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失望地说:“唉,我为什么一点都记不起梦的内容呢?”我感受到她迫切想要了解潜意识,却因失去梦这重要线索而自责,宽慰她:“记得自己做了梦但醒来不记得内容,很多人都这样。不记得梦没关系的,我们可以来做‘白日梦,同样能了解潜意识。”

听到可以来做梦,紫罗兰的眼睛难得地闪过一道光。她问是怎么做的,我简单说明了流程,她两眼挣得大大的,问:“是不是催眠?我在电视上看过,我很想做又很害怕。”我理解她的不安,那是对失控的恐惧。我表达了对她的感觉,然后跟她说类似催眠,但很浅,她还能有自主意识,而且随时可以自己停止。我只是陪伴她通过形象思维去探索心灵世界,她不会被我控制住的,何时继续何时停止,她都能适时把控。

图片

在紫罗兰表示想试试之后,我们调整了呼吸,渐进放松身体。很快,意象浮现,她描述:

在一片土地上有一些花花草草,鲜花五颜六色争妍斗艳,其中,比较吸引我的是那朵紫色花,这种花我以前没见过,有点像樱花,紫色的,又像蓝色,嗯,是宝蓝色。那花看起来是开了,但没有完全盛开。好像是一朵又好像后面还有。它有三个花瓣,花的底部是小小的绿色花萼,下面有叶子,叶子与它不配——很长很大的叶子,绿色的。底下是草地,但是好像在那一片绿里,花下这一块是没什么草的,我能看到一堆有点脏的泥土,对,明显能看到泥土,是湿的,那个泥土不好看,黑乎乎的,脏。我感觉这花有点忧郁,很孤独,很无奈。嗯,应该是没有什么人能明白它,它很不想再呆在这泥土上,但是没办法。感觉那泥土不是很好,限制它的生长,总之它就是不喜欢,它觉得这个环境不是它想要的。

“它想要怎样的?”我问。

“它自己也不知道。泥土有给它水分,但是不多。它不想一直呆在这里!觉得不愿意自己是这样的一朵花,希望自己是蒲公英可以到处漂游,在空中自由自在地游玩……它觉得自己很独特,不应该在这个地方一直呆着……”

图片

说话间,有昆虫飞过来,是野生蝴蝶,好像有几只,又好像只有一只。翅膀上的花纹是黄与黑相间,比较显眼。身体是土黄色的,中间有一点黑。蝴蝶在紫色花周围飞来飞去。哦,它停下来了,停在边缘的地方,左边花瓣的边缘。

蝴蝶刚停下,花瓣突然动了动,好像要伸展开些。发现动静,蝴蝶吓了一跳,倏的飞起。花呢,看到蝴蝶飞起,有些失落,发现是自己吓到蝴蝶了,就往回收了收花瓣。现在,蝴蝶在花旁边飞,一圈又一圈,就是不停到花上了。

我问蝴蝶:“你对这朵花有什么感觉?”他说好像喜欢,但又害怕。

“怕什么?”——怕花有毒。

“有毒,这感觉从何而来?”——颜色。

“颜色给你什么感受?”——很特别,有点神秘,虽然说很有那种特别的那种美,但显得很忧郁,觉得是有毒的。

“哦,对你会造成伤害吗?”——不知道,可能不会,不确定,所以有点犹豫。

“停在花上时你有什么感受?”——想要钻到花芯里面,去探究里面有什么东西。但怕飞进去后出不来。

“为什么会觉得飞进去后出不来呢?”——花会闭合不让我出来,而且花里有毒。

“这种情况会危及生命吗?”——不知道,但,会失去自由。

我问花:“你对蝴蝶有什么感觉?”她说喜欢蝴蝶,不希望蝴蝶离开,想跟蝴蝶在一起。蝴蝶对她感兴趣,她很高兴,她想要伸展开来,欢迎蝴蝶,可是蝴蝶却飞走了,她感觉很受伤,很失望,失落,以为蝴蝶不要她了。

当花静止下来,蝴蝶又停下,花的感觉是:有点很累的感觉,紧张,不敢再伸展,动都不敢动,怕他又飞走。

说着说着,蝴蝶又飞起,花赶紧对蝴蝶说:“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蝴蝶半信半疑,还在花边上飞,就是不落脚。花有点难受,心想,你要么就飞走,要么就赶快飞进来,不要一直这样子呀,磨磨蹭蹭的。花看蝴蝶还是没有停下来,急了起来,顾不上矜持了,对蝴蝶说出自己的想法。“可是那个蝴蝶,好可恶!居然说他要考虑!他就还是在旁边飞来飞去的。”紫罗兰有点生气地说。

“啊,我觉得挺累的,不想管他。但是又觉得受到影响,我的心七上八下的,好想跟蝴蝶说你还是飞过来吧。可是,如果我这么说了,他还是说要考虑一下,我可怎么办?哎吆,那个蝴蝶飞远点了,他要飞走了呀!”紫罗兰突然声调提高,急切地说,接着,声音莫名地低下去,好像跟我说悄悄话:“他好像又有不舍哩。”

我赶紧跟上一句:“蝴蝶为什么要飞走呢?”紫罗兰说:“他想要看还有没更适合的花吧。”

“那为什么有不舍呢?”——因为觉得这花很特别。

“花看到这一幕有什么感受?”——花很想跟蝴蝶说:我需要你,你不要走!

图片

“哦,现在怎样?”——花说了,蝴蝶飞过来,又停在花上面,右边偏中间的花瓣上,比刚才亲近点了。

“蝴蝶停下后花有什么感觉?”——觉得害怕,怕它来了又走。

“嗯,这是花的感觉。蝴蝶的呢?”——蝴蝶觉得有点不忍心就这样飞走。花又想跟蝴蝶说:你想飞走就飞走喽。

“为什么?”——花挺矛盾的,怕蝴蝶不是真心想跟她在一起,怕以后两个关系更近了,蝴蝶却跑了。当花对蝴蝶说了上面那句话,蝴蝶说他是想要飞进花芯的,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些乱,在犹豫。

“犹豫什么呢?”——不知道。

“花的心情如何?”——花觉得让蝴蝶飞走好了,不喜欢不清不楚的!然后,花开始闭合,蝴蝶感觉不妙,马上飞了出去。

“花为什么要闭合呢?”——怕受伤。

“如果再打开会怎样呢?”——好像不会怎样,但是不想这么快就打开。可是,闭合了蝴蝶就飞出去了,又很想让蝴蝶停下来。

“那怎么办?”——花打开了,而且尝试开放多一点。她一使劲,哇塞,撑开了,好像莲花那样,好大啊!上面紫色,底部黄色,里面有些亮亮的东西好像钻石。很美!但是我觉得还是没有完全开放时更特别一点。那样有神秘感,跟其他花不同。现在开了也很特别,跟其他花也不同,但是就不是原来那种花了,完完全全是两朵不一样的花!舒展开变得很大很大,跟之前完全不属于同一种花,看起来是没有毒的,是那种形容不出来,很像仙境里有法力的那种花。——紫罗兰激动地描述着,说自己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

“我们看看蝴蝶有什么感觉。”——蝴蝶在那个花前很渺小,蝴蝶觉得花太大了,自己好像配不上这朵花,感觉不适合他,想飞走。

我问蝴蝶:“你刚才说那朵花有毒不敢接近,这朵呢?”——这朵无毒,但它太大太亮了太刺眼了,可以欣赏,没有停上去的欲望了。

“花听了怎么样?”——花发现蝴蝶配不上它,很想自己变小一点能跟蝴蝶般配。因为迫切地希望蝴蝶留下来陪伴自己,她感觉周围的昆虫都挺渺小的,至于这个世界有没有大昆虫,当然有,但很远,她去不了很远。这蝴蝶也蛮特别的,就感觉蝴蝶如果跟她在一起,自己是不会离开他的。看蝴蝶的样子,是那种能跟自己一起过平淡但舒服日子的。花说到这里,整个草原瞬间变成一个池塘,里面有水,花在水里,像荷花一样亭亭玉立。蝴蝶仍在那朵花的周围飞着。旁边还有一些很小的开着的荷花,池塘不大,水有些脏。池塘上面架着一个由木板搭起来的小桥,还有一段木栈道。

“花对这个环境有什么感觉?”——她觉得这地方,池塘、小桥、栈道虽然看上去古色古香,但是觉得不知道自己一直在这里干嘛。对池塘,她谈不上不喜欢,但觉得自己应该在更好的地方。那种在天空,象在云海里一样,很舒服很自在的样子。

图片

“哦,听起来花对自己有某种期待?”——是的,花觉得自己不能只是一朵花,希望自己是鸟,小鸟,普通的就好。但是羽翼丰满、坚强。紫罗兰说着,舒心地笑了笑。

这次咨询接近尾声,紫罗兰问:“老师,这个白日梦对我有什么作用?”我看着她的脸,有些白皙的光泽正在化开萎黄,皮肤比刚来时润泽了些,两眉舒开,双唇也饱满起来,我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问:“你现在感觉怎样?”“我感觉人平静下来,心也舒服些了。“她抬眼看了看我,我们相视一笑。

为了巩固收获,我邀请她为今天的心理探索命名,她说叫《大花小蝶》。名字从意象中顺手拈来,很直接,也体现了她在关系中强弱的两极位置模式。今天的意象呈现,能暂时提升紫罗兰的自信,正是当下的她需要的,我再次惊叹她潜意识的自我修复能力。离开海豚湾时,紫罗兰眼睛里有了亮光。


图片


图片

紫罗兰再次来海豚湾时,又有点愁苦,说她还是没搞清楚被分手的真正原因,她还是会不时去想为什么\凭什么人家不要她。

我知道,上次的白日梦里已经将真正的原因呈现出来了,不仅如此,还包括紫罗兰的爱情与亲情关系状况、生命安全感的忧患等内容。由于意象是潜意识捎来的信息,以形象思维的方式呈现,需要从象征的角度去感知和领悟,这些潜意识信息的意识化(让头脑清晰明白),需要时间,需要意识的接纳过程。在咨询中,我一般不对来访者做意象分析,因为每个意象的内涵都很丰富,包含多层次的象征意义,而象征分为习惯性象征、偶发性象征、普遍性象征三类4在没被外界定义的情况下,来访者通过意识和潜意识的不断自我沟通会慢慢获得领悟,这种收获比咨询师的分析对其修通情结效果更好。但是,需要时间,时间的长短受个人思维定势的影响,在现在这种快餐时代,大多数人急于求成,而且在意识层面承受不了不确定的感觉,所以要见机行事。

看到紫罗兰仍习惯在逻辑思维里殚精竭虑,我想她需要进一步的引导,问她:“分手时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他配不上我。一定不是这样的!他怎么会配不上我呢?他长得那么帅,近一米八的身高,本科毕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头脑有思想,写了很多的时尚美文,还会写诗。”紫罗兰愁眉苦脸地说,“我才大专呢,他怎么会配不上我?这是一个借口!他就是不告诉我真正的原因。”

图片

看得出紫罗兰这几天想了很多,也总结出一些所谓的原因,但从她罗列的双方情况对比,可以看出普世价值观对她的影响有多大。其实,那些意识层面的内容,在人做决定时,只是一方面的影响因素,人的行为和决策,更多的是受潜意识的影响,被那看不见的情结所驱使。我试着推进一点,问:“你觉得真正的原因可能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们刚开始交往时他说觉得我很优秀,有魅力、有理想、有追求,跟我在一起能激发他的动力,他觉得自己要很好才能跟我走下去。后来他说跟我在一起很累,他配不上我。他一定是嫌弃我什么!我哪里做错了?我的性格不好是不是?老师,你告诉我,我这种性格是不是男生不喜欢的?”她伸出双手,似乎要抓我的手,求我如实回答她,但手伸了一半又收回了,可能联想到什么,也可能意识到我们的关系,知道咨访双方尽量不要有肢体的接触,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流露出恳求。

“开始时他给你很高的评价,后来,他的离开打击了你的自信。”我抓住要点回应她。

“是的,我自卑,我觉得自己不好,不然,为什么他们一个个的都要离开我?”

我想起了上次紫罗兰做的那个白日梦,我们可以从这样一个角度来尝试解读:

紫色花代表紫罗兰,蝴蝶代表她的另一半,从紫色花与蝴蝶的互动中可以看到她与他之间的纠葛和他离开的原因。蝴蝶象征精神层面的高要求,说明紫罗兰追求的是精神伴侣;蝴蝶还象征亡灵,这个意象因为沾染上死亡恐惧有患得患失的意义,所以,蝴蝶的既要停下又要飞走可能表现为男友现实层面存在的花心之类的道德问题,其实是生命本身的安全感问题。紫罗兰吸引到蝴蝶类型的男生,而不是专注的蜜蜂类型,是因为她自身就带有蝴蝶的宿命——患得患失,缺乏安全感,这种种都根植于早年的客体关系。在紫罗兰早年的情结没有疏通之前,她所遇的男友,基本都是与她有相对应情结的。但这些我不能直接告诉紫罗兰,她目前还在心理危机阶段,现在要做的,是先提升她的自信心。

“还记得上次白日梦中看到的那朵紫色花吗?”

“记得。”

“蝴蝶为什么离开那朵花?”

“花太大了,蝴蝶配不上她。”

“嗯,你现在明白了吗?”

“那朵花是我?”

“呵呵,你可以试着从这个角度去体会。”

“那就是说真的不是他嫌弃我,是他相形见绌?”紫罗兰如释重负地长呼了一口气,眼中又有光闪了闪,然后又低下头,“可是,我为什么还总觉得是我不值得爱,是他们抛弃我呢?”

图片

“这个,咱们还是得从源头去探索。”我跟紫罗兰概述了梅兰妮·克莱因的客体关系理论,人在早年与环境互动中形成的内在自动化运转机制对人生的影响等原理。然后,共情、陪伴她进一步探索。

慢慢的,压坐在紫罗兰心上的妈妈形象有了变化。紫罗兰在意象中浮现出有着怜爱眼神的妈妈形象,她有点不相信,她问我:“我在做梦吗?妈妈是爱我的?我值得爱?”

“对呀。来,我们好好来体会这句话。”

在我的鼓励下,紫罗兰品味着重复着“我值得爱”。开始,紫罗兰声音很小,有些犹豫,慢慢的,她的声音越来越肯定,越来越有力量,脊柱也越来越挺直。她的自信在提升,她的能量在提升。

突然间,紫罗兰又谈起与几位男友的相处,又开始哭起来,然后呜咽着说:“和我在一起,不要抛弃我……不要抛弃我……”她呻吟着,乞求着……

她又掉进去了!我感受到浓烈的哀伤从她心的深处喷涌而出,我知道,这是必要的,她内在集结的哀伤那么多,如果没有得到一些释放,生命动力无法流动。

经过一番撕心裂肺的宣泄,看她稍平静下来,我跟进:“还记得那句话吗?”“我值得爱?”“是的,我们尝试用肯定的语气说说?”我邀请她再迈进一步。

紫罗兰又犹豫了,我们之间出现了一段沉默,我能感觉到她内在的拉扯,我相信她那部分觉醒的力量能够胜出,我只需安心等待,而我的平和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助力。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慢慢的,她开始尝试,声音从低低弱弱到一点点变高,她的表达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坚定……

当她眼光坚定地看着前方说“我值得爱!爱我!”时,我感受到她的心理能量流动顺畅些了。我问她这时心的感觉怎样,她说:“我又看到妈妈坐在我的心上,这一次跟以前完全不同!妈妈的神态平和,还关切地看着我,哟,这是我妈妈吗?”紫罗兰向我表达她对意象内容变化的惊喜,“我问她的身体怎么样,她说没有什么不适了。呵呵,这个妈妈,是我喜欢的……”紫罗兰咧开性感的双唇,笑了。我知道,“好妈妈”回到她的心中。

图片

很明显,当年妈妈把紫罗兰交付给大表姨时,紫罗兰觉得妈妈不要她了,这给她带来很严重的被抛弃感,后来,妈妈每次去看紫罗兰,都是匆匆去匆匆走,纵是紫罗兰哭喊哀求,妈妈也是狠心地决绝而去,无形中让紫罗兰不断重复被抛弃的痛苦,自我价值感越来越低。心中那个精心喂养她、给她舒适的抱持和安全保护的“好妈妈”与那个忽略她的需求、恶声恶气、绝情地不要她的“坏妈妈”形象分裂后得不到整合,无法以一个整体的、更复杂的人被感知。

妈妈是孩子早年的重要客体,孩子与这个重要客体的关系模式直接影响了长大后的人际关系,特别是与恋人或配偶的关系,导致了后来紫罗兰多次重复性的失恋和抑郁。其实,每一次的恋爱,潜意识都试图通过该次恋爱转变与重要客体关系的原有模式,但是,情结太深,自身的生命能量流动性差,改变的动力不足。所以,每次紫罗兰都重蹈覆辙,一次次重温丧失,也一次次地重蹈自我价值感的失落,加深哀伤和抑郁,使她感觉人生没有意义,直接导致她的自杀欲念与行为。

在这个危机干预阶段,我使用了一些咨询技术进行急症包扎,让紫罗兰宣泄了部分丧失的哀伤,释放一些被固结的心理能量,了解到男友们和妈妈不是因为她不值得爱离开的,提升强化她的自我价值感,同时加强了她的安全感,让她感受到坏妈妈与好妈妈不是截然分裂的,为以后进入将好妈妈和坏妈妈糅合到一起、形成一个爱她但并不是十分完美的立体的母亲形象做了铺垫。

咨询接近尾声,紫罗兰说:“我发现一直以来对自己不够了解,对妈妈也不了解,通过这些天的咨询,我知道妈妈原来是对我有爱的,我对自己有些新的发现,我知道自己内心有张力,很特别的那种,这让我很惊奇,好像人一下子就充满了力量。”随后,紫罗兰看着我,眼睛里闪现出矛盾,“老师我觉得我好了,还需要再来吗?我妈在问我还需要来几次。”

紫罗兰今天终于在意识层面有了突破性的自我肯定,我为她高兴。看着她眉宇舒展、两个黑眼珠一闪一闪的样子,我明白她的生命意志回来了,心理危机干预基本告一段落。

上次白日梦的结尾,“花觉得自己不能只是一朵花,希望自己是鸟”将紫罗兰内心对自己性别角色的排斥,对男性性别的憧憬表达了出来。我想起了她的成长经历,她的家庭位于潮汕地区重男轻女最严重的区域,对紫罗兰来说,她是不受这个家庭欢迎的,出生的当天就不被待见,因为她之前已经有一个姐姐了,母亲怀她时,全家都在盼着要一个男孩,当听到她是女孩时,爷爷、奶奶、爸爸都不去医院看她们,这对紫罗兰母女来说,都是很大的打击。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紫罗兰刚出生,她什么都不懂,怎么说对她有打击呢?心理研究认为,人从胚胎开始所感知的一切,都会进入潜意识,像这类挫伤,很容易形成情结,情结处理起来比较难。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德勒说:“幸福的人用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愈童年。”引导紫罗兰做潜意识探索,目的是通过意识和潜意识的沟通,帮助紫罗兰更快地呈现和处理童年留在内在的创伤,使以后的人生不再重蹈覆辙。但这部分的工作其实我们才刚刚开始,咨询目前所达到的,是基本消除了紫罗兰的自杀念头和行为,至于情结的处理,需要更多的时间。对于紫罗兰来说,通过这几次咨询,她的自信提升了,心情舒畅些,她认为自己好了,问是否不用再来,这是来访者常见的反应,她说是她妈妈在问,这里面也有关于关系的微妙内涵。

回应紫罗兰的提问,我与她一起对这个阶段进行回顾与评估,我们都觉得这次危机基本度过,但她的情绪在短期内可能还是会有波动,她的情结在遇到相似事件时被激惹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我建议她继续做有规律的心灵成长疗程,通过深入的探索和面对,对早年的心理创伤做标本兼治,修通重要客体关系,为接下来的婚恋开启新篇章。

图片

紫罗兰说经过这些天的咨询,她觉得心理探索很有趣,她回去跟家人商议,希望家人能支持她继续心灵成长。临走时,她抚摸了一下躺椅,神秘地对我说:

“老师,这张椅子好像有魔力。”

“魔力?”我好奇地问。

她说:“躺在上面,人慢慢会踏实下来。怎么说呢——好像它是一个妈妈的怀抱,对!一个柔情支持着我的妈妈。”说完她笑了起来,露出几个皓齿,黑葡萄眼睛亮亮的,我知道她对我和躺椅的正性移情5浓度非常高,我会心地点点头。我心里明白,这是促使她很快走出危机的一个重要因素,但在接下来的咨询中,也可能成为一个雷点。

几天后,我接到紫罗兰的信息,说要继续做心灵成长,我们约好了每周一次的有规律咨询疗程。顺着前面探索到的线索,我们一步步深入,去面对和处理她的被抛弃情结。果然,在后面的咨询中,她对我的负性移情爆发了,把我卷入了一个阶段的焦虑中,眼看她就要脱落6,我及时去找督导师,经过一番自我情结的修复,才顺利度过了紫罗兰和我这个咨询联盟的大危机。

处理过咨询危机一个多月后,紫罗兰告诉我,有一位以前认识的男生,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近期在追求她,她想尝试跟他处处看,她相信经过我们前面的咨询调整,她跟他会有个不同的结局。后来,她与新男友还是出现了三次分分合合的纠葛,挑战紫罗兰的底线,激惹紫罗兰的情绪。每次,紫罗兰都能及时在咨询中摊开来探讨,我们结合咨询进展跟进觉察和面对,继续调整她的自动运转模式反应,释放情绪,转化冲突,提升现实感。

大概是紫罗兰找我做咨询的两年半后,紫罗兰的问题处理得差不多,她提出结案,在做结案的分离咨询时,紫罗兰送来喜糖和请柬——春节,他们要结婚了。(2011年10月)


图片
注释:
[1]互补型反移情:咨询师认同了来访者的某个重要他人(养育者),在咨询中不自觉地用那个人对待来访者的态度或方式对待他。

[2]心理咨询设置:依据人的心理发展规律,为保障心理咨询顺利进行所制定的咨询师、来访者、来访者亲友共同要遵守的规则。

[3]胜肽需求:胜肽是一种化学物质。以下内容摘自张德芬的《遇见未知的自己》:当我们在身体层面或是大脑层面产生某种情绪感受时,我们的下丘脑会马上组装一种化学物质,叫做“胜肽”,随着血液跑到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被细胞周边的上千个感受器所接受。久而久之,感受器对某种胜肽就有了特定的胃口,会产生饥饿感。如果你很久不生气的话,你的细胞会让你有生理的需求想要去发脾气。


[4] 象征分类是美籍德国犹太人,人本主义哲学家和精神分析心理学家埃里希·弗罗姆(Erich Fromm)的研究成果。


[5] 移情:精神分析学说术语,指一个人把曾经的对身边重要他人的情感和体验等转投到另一人(或另一物 )身上的过程。正性移情,指的是来访者将内部客体关系中与好客体的关系特征转移到了当前的咨询关系里。负性移情则相反。


[6] 脱落:心理咨询中来访者由于种种原因,在他要处理的问题尚未解决之前就终止咨询的现象。又称为“单边终止”。



作者:海豚湾心理咨询师许立群(点击蓝色字看咨师简介)


作者鸣谢及邀请
阅读就是支持,非常感谢各位朋友捧场!我是一位心理探索者和文学爱好者,我想将这两种爱好合二为一,并尝试通过临床心理咨询工作和码字记录的方式助人自助。本文是我从业早期的案例,这次整理文稿时保留了那个阶段的稚嫩风貌。期待心理界或文学界同行同好给与更大的支持——来信指点斧正,邮箱:sthtw@qq.com


海豚湾简介
AIwBCAAQAhgAILGu79cFKPHyrqgBMIAPOPIJ

汕头市海豚湾心理咨询中心(电话+微信18023297971)是潮汕地区专业性强、影响力深远的非药物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取证后执业培训和督导基地,政府委托的心理咨询、社工工作督导单位、情感顾问单位,粤东首家民办法人型心理研究机构,粤东地区最早举办心理团体活动、心理工作坊的专业团体培训机构2019年被评为“全国社科组织先进单位”。


机构于2006年由潮汕知名心理咨询专家许立群创立于汕头市。海豚湾以“己立立群,让每个来访者心身健康”“用爱心呵护爱心,以生命影响生命”为宗旨,汇聚一批具备心理学、社工学、医学等学业背景,接受过系统的心理咨询与治疗培训,重视自我体验和成长,有丰富经验的心理专家和咨询师,这些业务骨干怀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依托,融合中外多种哲学、医学、心理学、社会学学术,形成综合的业务体系,致力于潮汕地区心理健康事业的研究、发展、实践,服务社会、服务民众,造福潮汕大地,全面推动每一个来到海豚湾的人(来访者、咨询师、心理爱好者等)心身健康,使其走向健康+成功的幸福人生。


研究课题与机构使命/宗旨
AIwBCAAQAhgAINDu6dcFKOCgrYoHMIAPOP8J


研究课题 :

心身和谐健康(心身问题同步调整)


海豚湾使命:

大方向,发展心身健康事业,造福大众。

小方向,开拓/推动潮汕地区心身健康事业。


海豚湾宗旨:

用爱心呵护爱心,以生命影响生命。

己立立群,让每个来访者心身健康。




海豚湾LOGO涵义
ABUIABAEGAAg7_OyiwYoq7Gr0QcwsgM4sgM


机构logo由一条青色的海豚与一条橘红色的海豚形成一个充满智慧与爱之能量的太极图。


海豚天性善良、聪明,本领超群,大脑是动物中最发达的。用海豚来象征智慧、友谊、和平、永远不变的爱。也象征着来到研究院和工作室孜孜进取、关爱来访者的心理咨询师。


橘红色是暖色,代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阳,表现出活跃、生机勃勃,很有温暖的感觉,很大气,是温煦之博爱的载体。


青色是冷色,代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阴,表现出一种美丽、冷静、理智、安详与广阔,具有理智、准确的意象。在心理角度,青色是“安抚色”,是令人安静并放松的颜色。


海豚的尾部与鳍部分别在四个方位,代表知、信、行、爱



海豚湾五大优势为您提供专业服务
AIwBCAAQAhgAILuXm9oFKKrNie0DMIAPOIIK

海豚湾五大优势:

1、专业专注:秉承专业信念和敬业精神,不管是发展性咨询还是病理性咨询,咨询时都排除各种干扰,咨询师全程全身心专注投入,严格遵守规范的咨询设置,以来访者为中心进行心理咨询工作。

2、权威委托:政府委托的心理咨询及社工工作督导单位\情感顾问单位,粤东首家民办法人型心理研究机构。2019年全国社科组织先进单位。

3、规范设置:咨询工作有专业的、规范的设置和流程。对咨询师有资质要求和督导制度,每位咨询师都经过严格从业学习、实操训练、审核考察、自我成长体验和专业督导,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对来访者和家属也有规范的咨询设置,能迅速呈现阻碍来访者心智成熟的破坏性因素,帮助他们避免在接下来的人生中继续受自身破坏性能量的危害,从受害者转变为创造者,逐渐拥有心身健康和顺利发展的人生。

4、经验丰富:诊疗专家有16年临床经验,咨询师经验2-11年,非药物咨询,效果显著,有很多成功案例。

5、专属定制:依托本土文化,引进国际先进理念,融合中西哲学、医学、心理学等学术,为每个来访者个性化专属定制咨询方案,整体诊疗,心身疗愈与潜能开发同步进行。



服务范围
AIwBCAAQAhgAIKzu1NsFKMSx9ogEMIAPOLMI

服务范围

一、个体咨询:

1、婚恋家庭调节亲密关系、亲子关系、家庭成员关系等。

2职场问题职场人际关系、职业规划及发展等。

3、未成年人辅导儿童青少年成长、学习、行为等问题。

4、健康人交流:情感、情绪、认知,自信心、人生管理等。

5、神症上瘾症咨抑郁、焦虑、恐惧、疑病、强迫症,异装癖、恋物癖、同性恋等。

6、心身问题同步调整头晕、胸闷、失眠、痛经、性功能障碍等躯体化症状与情绪问题。

7、心理咨询师培养:执业训练、个人成长督导、个案督导等。

8、心理危机干自杀、灾后、患重疾等。

9人生发展辅导:情商、智商提升,生命潜能开发等。

二、团体项目:

团体讲座,心理沙龙,

家庭治疗,心理工作坊,

企事业EAP服务,团体减压活动。

三、专业指导:

心理咨询中心、工作室的建设;

咨询师取证后执业指导、督导。

四、项目督导与评估:

心理咨询中心、社工服务中心、学校、医疗站等社会服务机构承接的政府社会服务项目的工作指导、督导、评估。




品牌命名原由
AIwBCAAQAhgAILKu79cFKP2m19IEMIAPOIAK


海豚湾品牌命名缘由:


现实的海豚湾位于菲律宾的民都洛岛的八打雁省,是该省最有旅游价值的胜地。它深受上天的眷顾,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自然海港之一,水下海洋生物品种繁多,让人目不暇接,是一个天然海洋避难所


创始人许立群说:用海豚湾作为机构的名称,取海豚湾海洋避难所的寓意。海洋象征着人的潜意识。此名寓指咨询中心的两大功能


其一,为来访者提供符合他的心身发展规律的熨帖支持和帮助,是来访者心身休养生息的栖息地。咨询师在咨询中带领来访者深入潜意识进行探索,通过意识和潜意识的交互作用,处理深藏内在影响来访者人生发展的根源性问题,做到标本兼治

其二,为立志自助助人、希望不断自我提升的心理咨询师提供从业扶持和事业发展提升支持,是心理咨询师的成长和欢聚乐园


心身之道

一阴一阳 / 相辅相成 / 和合成长

生命,
不只是身体,
更是心灵。
身体是可见的心灵,
心灵是不可见的身体。

预约热线:
18023297971
预约QQ:
1206604372
为您推开心灵之窗,化问题为资源,促进心身健康和人生顺利发展。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二 :8:30-17:30
周四至周日 :8:30-17:30
 联系方式
预约热线:18023297971
邮箱:stlqxl@qq.com
汕头市海豚湾心理咨询中心版权所有